首页 > 心情美文 > 正文

父亲的方式
2017-10-05 16:21:21   来源:金穗补钙知识网   点击:

父亲的方式 读小学二年级时,初秋的一次重感冒,吃药片子久治不愈后,我得了肺炎。在当时,医疗落后,医药紧缺,肺炎的后果是很严重的。一向工作是第一位的父亲,只得放下乡电业站一站之长的工作,用自行车把我...
父亲的方式 读小学二年级时,初秋的一次重感冒,吃药片子久治不愈后,我得了肺炎。在当时,医疗落后,医药紧缺,肺炎的后果是很严重的。一向工作是第一位的父亲,只得放下乡电业站一站之长的工作,用自行车把我驮到离家四十余里的任民镇医院救治。
       平时,父亲是从来不陪孩子的。天天早出晚归上班,他也没时间陪。那时,他作为乡电业站站长,负责全乡用电,要多忙有多忙——尤其到了线路检修的春秋两季,我都很难见到父亲的影子,以至于能与父亲共进一次晚餐都会成为我极珍贵的记忆。 在任民镇住院治疗的一个多月的时光里,家里离不开母亲,一直是父亲全程陪护治疗,这本身就是反常。
        现在看,那时患病的我,一定也是病得很严重,也肯定是到了“命悬一线”之境地。否则,父亲不会长时间丢下一大摊的工作而全身心地陪护我。
        住院期间,我天天要打青链霉素消炎。当时,弄几支青链霉素,都得托熟人买,万事不求人的父亲,会鼓足多大的勇气放下架子求人,我现在都无法想象,也不敢想象。 那时,打青链霉素,不是点滴,是肌肉注射的那种。特别可气的是,医生还专往屁股蛋子上扎。
        时间长了,都不敢从床上坐起,屁股一挨床,就会钻心地疼,扎上一针能疼好几天。也是那时落下的心理病根儿,现在谁一说打青链霉素,我的身子都阵阵发冷。 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,整天圈在医院里,拴在病床上,打青链霉素,所承受的不只是身体上的折磨,还有精神上的痛苦。父亲为了配合医生治疗,在任民镇的各大商店,给我买了许多小人书。
        父亲从部队转业回家乡,当过猪场场长,当过大队长,最后又当上了电业站站长。他是善于用语言解决实际问题的,他的语言系统是依据解决大人的问题建立起来的,当他面对他心爱的儿子嚷着疼、对医生充满敌意一刻都难消停的时候,他可以使用语言哄劝,也可能是任何哄劝都不管用,父亲才挖空心思地想到了给我买小人书看的方式,暂时转移我身体的疼痛和内心的无助。
       父亲从来都是最有办法的人:一群猪都被他摆弄得服服帖帖,一大队的老百姓都对他有口皆碑,一个乡的供电都顺畅而无差池,始终当领导的他,当然有办法解决我的不消停。
      有一个办法最直接,也最简单,那就是眼珠一瞪,或是厉声吼一句,但是,父亲没有这么做——他很自信,他严厉的外表下也有内心温情的一面,他想到了给我买小人书,让我打发住院期间孤寂痛楚的时光。 ——父亲的方式,成全了我童年时对于小人书的依赖。 ——父亲的方式也成全了我的读书兴趣。 ——父亲的方式也成全了我后来对于写作的无限痴迷。 ——父亲的方式几乎成全了我现在的一切。 现在看,父亲当时是怎么成全我的人生——父亲感到语言劝说的无力,感到我比他工作中遇到的一个难题还难对付,他就想到了帮手,找到了一个辅助工具——小人书。
        小人书,生动有趣的画面吸引着我,也把我领进了一个多彩多姿、波澜起伏的故事世界。是小人书,让我暂时忘却了住院的孤寂和病痛的折磨。夜里做梦,都梦见小人书里的人物和画面,甚至梦见自己就成了小人书里的人物,和小人书里的人物一起快乐或悲伤。 父亲见书对我有效,对我止疼有效,他便想强化一下,这是他一贯的工作作风。他在我病好出院后,在我的整个小学,他上安达开会回来,给我买过青少年的科普读物《十万个为什么》,也给我买过成年人读的长篇小说《难忘的战斗》。
       我的童年里,闻到的第一缕书香,是来自于我的父亲。成年后,我的作品变成了铅字,我也总在第一时间把样报样刊捧到父亲面前,而父亲也就成了我的作品变成铅字后第一时间闻到墨香的人。这是一种轮回,似乎也是一种宿命。
      现在,父亲已离我而去,虽然我知道,他也必将最终会离我而去,而父亲的方式,也是以他离开的方式烙印在了我的心里。现在,我的作品当然仍屡屡变成铅字,我也仍把样报样刊在第一时间捧到父亲的遗像前。九泉之下的父亲会懂儿子的意思,他虽不在,但他的方式还在,在我,已铭心刻骨。
父亲的方式
相关热词搜索:父亲 方式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