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心情美文 > 正文

回家 父亲母亲慢点老!
2015-03-23 13:27:52   来源:金穗补钙知识网   点击:

2015年2月25日 小雨 武汉 今天是农历初七,也是上班的第一天,但是感觉似乎还停留在农历年前放假的那个阶段,还在期待回家过年。 元旦放假的时候,我们全家都去宜昌,我妹妹家里了。 她的房子刚刚装修好
2015年2月25日 小雨 武汉 今天是农历初七,也是上班的第一天,但是感觉似乎还停留在农历年前放假的那个阶段,还在期待回家过年。
        元旦放假的时候,我们全家都去宜昌,我妹妹家里了。 她的房子刚刚装修好,让我们过去看看。 我从武汉到宜昌有动车,很方便。而父母从老家过去,没有直达的火车,需要转车比较麻烦。但是坐汽车,我母亲又晕车厉害。基于这个考虑,当时我建议他们提前到武汉来,可以歇一天,然后跟我一起坐火车过去。 但是考虑到这样来回路费几乎翻番,他们否决了我的提议。最终,他们还是选择了坐汽车过去,因为可以直达到宜昌。
        到了宜昌之后,我才明白,为什么我母亲晕车,他们还是选择了汽车。因为,他们要给我妹妹,还有我带家里的东西过去。 两个人,带了一百多斤。有香油、猪肉、鸡肉、香肠、鸡蛋,还有棉被(我妹妹搬新房子,他们带来送给她用的)。装3大包东西,如果转车的话,需要到先到老家市里面的汽车站,然后转公交车到火车站,坐上火车之后,到隔壁市火车站,再转公交到另外一个新火车站,再上火车,才可以到宜昌市。这中间倒腾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。他们带着一百多斤的东西,根本背不动,选择汽车的话,则方便很多,一路直达。 当时,我和妹妹都说他们不要带东西了,大老远的来一趟,搞托运一样的。 母亲因为晕车,到宜昌的当天根本没有吃饭,直接躺在床上睡了。 其实,她们那个年代的人,很多人都晕车,多数都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坐车少了缘故。
         到了宜昌,三峡大坝自然是要去的。 从来没有旅游过的父母,第一次去了三峡大坝。 虽然他们嘴上一直念叨着不要我们花钱什么的,但是能看出来,他们其实很乐于到处走走,只是限于经济能力。 旅游回来之后,妹妹微信发了一个状态,让我很受触动。图片是父母两个人站在栏杆边,看着三峡大坝的背影,她配的文字是:希望时间能够慢慢的流逝,让父母不要老去,我们要带着他们走遍祖国山河
       腊月二十六,我回家了。 当时父亲去镇上接的我。 到镇超市买东西的时候,我父亲说道:“屋里,没有牙膏了,我去买盒牙膏。” 旁边的售货员其实挺热情的,她赶紧的跑过去说道:“老人,你要买什么样的牙膏。” 当时,我就发火了:“你管我买什么!” 为什么发火? 我父亲才50出头的年纪,怎么能就被归到老人的年纪呢? 想想我们单位女领导,50多了,我们都还叫姐姐呢,父亲比她还小。 但是,看着父亲满头花白的头发,远超同龄人的皱纹,老茧遍布的双手,很难想到他才50出头。
       回家之后,父亲又接到别人的电话,要帮忙做凳子。一把凳子50块钱,一天可以做3个,150块钱。 于是,腊月二十七,别人家里都在忙着蒸馒头、油炸过年食物的时候,父母却早上4点多就起来,到山上去砍做凳子需要的材料。 忙忙碌碌一天,直到晚上6点多,终于做起了3把凳子。 说着很简单的,但是其实都是个体力活,大冬天的,父亲衣服脱了只剩下秋衣,还都被汗水浸湿了。
       每天父母的娱乐活动,就是看看新闻联播,看看我们口中的抗日神剧。 到而立之年的我,居然还是那么不懂事,跟他们辩论什么抗日剧都是假的,新闻联播都是美化的。 其实呢,我们所谓的神剧,所谓的新闻联播的世界,却每天都在陪伴他们。真真实实存在的我,却每年只在短暂的几个假期里面,能够回家。 而回家的我们,带来的不是陪伴,而让他们更操劳。因为他们要把自己舍不得吃、舍不得用的都拿出来。 尤其是母亲,每次我们回家,她都是在厨房里面,竭尽所能的将家里有的吃的东西,都做出来。
        这次回家她就跟我说,如果哪次你们回来,我觉得有什么东西没做出来给你们吃,我就心里难受,好长时间都缓不过来。 听到这个话,我心里更难受。 元旦的时候我给父亲买了个触屏的手机,到现在也就2个月而已。腊月回家的时候,看到他的手机屏幕的贴膜都被磨花了。 我就说,这才几天,咋手机膜都搞成这样了? 父亲说,你不看看,我们的手粗糙了,每天接电话,打电话,一擦都是一条痕,手机肯定经不住用了。
       腊月三十的晚上,其实原本是想着在群里给大家发红包的,发个100块钱,抢着好玩。 但是,我放弃了。 因为,看到父母为了我们尽可能的省下每一分钱,我却如同纨绔子弟般,肆意“挥霍”。 在家里,他们总是不停的跟我说一年可以挣多少钱。 父亲说,每天上半夜抓蜈蚣,下半夜弄龙虾,一天可以卖100多块钱。 我说,那每天能睡几个小时? 父亲没有说话,母亲说了句,2,3个小时吧。
       到这里,其实我想告诉他们不要这么辛苦,我们现在可以养活自己,不需要家里的钱了。 但是,我却沉默了。 因为,每当我说到这里,他们都会说,你的房子怎么办?你以后的家怎么办?以后养孩子怎么办?…… 就我当前的收入而已,这些都如同大山一般压在身上。
        同村里面有跟我年纪差不多的,都结婚有孩子了,在外打工。 工地里面虽然苦,但是每个月上万的收入,车子、房子,一样不缺,让他们足以在任何“读书人”面前昂首挺胸。 其实,我还不算最差的。
       2005年高考,我们整个村里面,考上一本大学的有3个人。 其中有个人读的是陕西一所非常好的211大学,专业也非常的好,当时轰动了整个村子。 不过,本科毕业之后,到现在,他似乎也是没有太大的出息,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很稳定的工作,工资也不高。 村里,一直都议论纷纷,他作为了头号反面典型,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。 我呢,虽然工资待遇不高,但是单位的名字说出去还是蛮唬人的,所以相对要好点,不过因为,没有什么钱,人家也不太看得起。 另外一个人,工作签的非常的远,这么多年都未曾回来过一回,所以,几乎都被忘记了。 这样反而让他避免了被塆子里面的人盯着。 不过,有2个反面典型已经够了,“读书无用论”似乎在我们几个人的身上得到了极大的体现。
        羊年的正月似乎一直都被雨水包围着。 从正月初一开始就一直在下雨。 父亲说,对于庄稼来说是好事,但是正月里面都是走亲戚却非常的不方便。 “村村通”的水泥路基本上修好了,但是也都局限于主干路,具体的要到某个“塆子”,还有很长一段是泥泞的小路。 村里面的干部号召力早就失去了,这样的公家的路,自然就没有人修,没有人管理了。 几年时间,基本上都变得坑坑洼洼的。
        过年开车回来的亲戚们,好多都是将车子停在水泥路附近,然后下车走。 也正是这样,导致好多塆子入口,变成了停车场。 聚集人多的地方,就有故事。 懂车的人,也就是认得车什么牌子,大概多少钱的人,就开始对着一辆辆的车子“品头论足”,哪个车贵,哪个车便宜。 看到BYD,奇瑞啊什么的国产车,就一阵阵的奚落。 偶尔来一辆奥迪什么的,就一阵惊呼,有钱人。 然后,奥迪车的亲戚也觉得面子有光,我的谁谁是在外面做什么的,一年几百万。那语气,好像赚钱就跟印钞机一样的。
       为什么农村里面的攀比之风更加严重呢? 社会圈子小了,见识的东西少了,经历的事情少了。 在家里围着火盆烤火的时候,塆子里面也会有其他人偶尔来串串门。 火盆边,一堆人聊天的话题,永远都是谁的孩子做什么,赚了多少钱,谁家的儿媳妇怎么样,谁家里买个什么新鲜东西,谁家的房子买在哪里,谁家里买了台车多少钱…… 在没有什么更多新鲜事情作为谈资的情况下,这样的话题永远都是大家共同的语言,也更能找到共鸣。 这样的氛围之下,无形之中,都会形成攀比。
       过年回家,刚参加工作的,被追问工资多少?没有对象的,被追问什么时候结婚?结婚了,被追问什么时候要孩子?有孩子的,还被追问考了多少分? 似乎让回家团圆变成了一件痛苦的事情,甚至网上还疯传了各种应对的策略。 其实,被拷问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。因为,跟亲戚一年到头估计见得一次面,哪里来的共同话题了,而这些“拷问”能够让双方聊起来的一个点。 所以,人家对我的“拷问”,我一点都不排斥。 像我自己其实也是没有免俗套的,还不是问了问人家的孩子的成绩。
        农历年的2015年开始了,今年没有什么大目标,就是希望可以多赚点钱,让父母轻松些~
回家
        金穗补钙知识网:在网上看见这样的一篇文章,觉得写出了很多人的心声。我觉得说出了很多我们的心里话,想让时光慢点,想让父母快乐,可是自己好像又无能为力。。。。什么时候,我们可以适应这样在过年中一遍体会着亲情,一遍体会着社会的现实。。。
         和你一起听听老男孩的父亲


 
相关热词搜索:父亲 母亲

上一篇:
下一篇: